十三水游戏技巧
法律法規
司法解析
司法解析
當前位置:首頁-法規文件-司法解析
涉公證司法解釋明晰責任統一裁判規范公證行為
發布時間:2014-09-26 10:30

  權威解析

  涉公證司法解釋明晰責任統一裁判規范公證行為

  公證員不能作為公證侵權訴訟被告 

  法制網記者 周斌

  最高人民法院近日出臺《關于審理涉及公證活動相關民事案件的若干規定》。該司法解釋出臺有何積極意義?業內如何看待?6月3日,《法制日報》記者采訪了部分法學專家、公證員和法官。

  "司法解釋提出一套具有相當操作性的訴訟規制辦法,有利于統一和規范法官在這類訴訟活動中的司法認知,進而通過法官的裁判進一步規范公證行為。"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民事訴訟法學研究會會長張衛平評價說。

  確定公證侵權糾紛訴訟主體

  司法解釋明確,當事人、公證事項的利害關系人依照公證法規定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民事賠償的案件,應作為侵權責任糾紛案件。

  該糾紛是當事人、公證事項的利害關系人與公證機構之間就公證行為是否侵權所發生的糾紛。張衛平說,該糾紛及訴訟明確地與當事人之間對公證書所公證的民事權利義務所發生的爭議及訴訟區分開來,后者屬于當事人之間就民事權利義務爭議提起的一般民事訴訟。

  "按照司法解釋,當事人、公證事項的利害關系人對具有強制執行效力的公證債權文書的民事權利義務有爭議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的,人民法院依法不予受理。"張衛平提醒說,按照公證法規定,該公證債權文書已經成為執行根據,因此,直接針對民事權利義務的爭議便不具有可訴性。但公證債權文書被人民法院裁定不予執行的除外。因為公證債權文書被裁定不予執行,表明該債權文書已經不能作為執行根據,當事人之間就可以對該民事權利義務提起民事訴訟。

  張衛平進一步解釋說,這種糾紛雖然未必是公證侵權糾紛,但也屬于涉及公證的民事糾紛,司法解釋重申和強調了公證債權文書的不可訴性,有助于法官正確處理此類案件。

  同時,司法解釋確定了公證侵權糾紛的訴訟主體,公證侵權糾紛訴訟為確認公證機關存在侵權責任的訴訟和賠償請求之訴時,原告為當事人、公證事項的利害關系人,被告為公證機構。公證員在公證活動中的行為有過錯的,由公證機構承擔責任,因此,公證員不能作為公證侵權訴訟的被告。

  司法解釋明確,當事人提供虛假證明材料申請公證致使公證書錯誤造成他人損失的,當事人應當承擔賠償責任。如果公證機構未依法盡到審查、核實義務的,應當承擔與其過錯相應的補充賠償責任;如果明知公證證明的材料虛假或者與當事人惡意串通的,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連帶賠償責任是平行責任,而補充賠償責任則是有先后順序的責任。"張衛平指出,司法解釋明確了相應補充賠償責任的訴訟規制,將有助于法官在審理此類案件時對兩種不同責任準確加以區分和認定。

  統一法律適用平衡各方利益

  上海市青浦區人民法院副院長薛文成認為,司法解釋至少有以下三方面亮點:統一了法律適用標準,避免了裁判沖突;明確了公證機構侵權賠償責任的過錯判斷標準;創新了公證機構民事賠償責任的承擔方式。

  近年來,隨著公證越來越多走進普通人的生活,相伴而來的則是公證機構屢屢被訴至法院。對公證機構的性質、公證行為是否可以承擔、如何承擔責任等等問題,不同法院的裁判時有沖突。

  "司法解釋的及時出臺,必將有效統一涉及公證機構侵權賠償訴訟的法律適用標準,為進一步規范公證事業的發展,更好維護當事人各方利益,起到毋庸置疑的積極作用。"薛文成說,司法解釋明確對當事人要求變更、撤銷或者確認公證文書無效等訴請不予受理,有效改變了以往因對公證文書的性質認識不同,有的法院受理,有的法院不受理,有的按民事訴訟受理,有的作為行政訴訟來受理的混亂局面。

  薛文成指出,司法解釋結合公證機構的工作特點,以列舉和概括相結合的方式,為認定公證機構過錯提供了明確的判斷標準。公證機構存在泄露當事人的商業秘密和隱私等直接違反職業準則、拒不糾正存在錯誤的公證書等未盡及時補救義務、為不合法事項出具公證書等未盡審慎義務三種情形的,都可以被認定為有過錯。

  對于司法解釋明確,在當事人提供虛假證明材料申請公證致使公證書錯誤并造成他人損失的情況下,公證機構在其未盡審核義務的過錯范圍內承擔相應的補充賠償責任。薛文成認為,這一創新舉措,對公證關系各方當事人來說,是一種合理的利益平衡。

  "提供虛假證明材料騙取公證文書的當事人,在現實中往往責任財產不足,不能保障受到侵害方的利益切實得到賠償。而公證機構是法定的證明機構,在審核材料方面有一定的專業優勢,應當依法履行核查義務,不能對虛假證明材料視而不見,任由損害發生或者擴大。"薛文成說。

  完善公證救濟制度重要舉措

  北京市公證協會會長、北京市長安公證處主任周志揚認為,司法解釋的出臺正確界定了公證機構和審判機構之間的分工,是完善公證救濟制度的重要舉措。

  他分析說,公證機構作為國家授權的、行使司法證明權的專門機構,具有特殊的法律地位。公證機構出具的公證書,人民法院有權決定是否采信,但無權撤銷、變更其內容。司法解釋充分重視公證自身的規律和特點,將公證機構應承擔的救濟方式和法院應承擔的救濟方式區分開來,由公證機構自己負責解決與公證書有關的更正、撤銷和效力否定問題,由法院負責解決當事人之間的權利義務爭議問題,體現了法院對公證文書的尊重,也為當事人選擇權利救濟方式指明了路徑。

  審判實踐中,因為公證失誤,如在辦理委托售房的委托書公證過程中未能識別"假人",導致涉案房產被出售,有的公證處被法院判決免責,有的部分賠償,個別判決甚至全額賠償。

  "在信用缺失的客觀環境中,對于惡意詐騙和造假,無論公證機構怎樣加強審查,都很難從根本上完全避免出現過錯。"周志揚說,沉重的賠償責任導致很多公證機構大大調高了辦理此類高風險業務的門檻,反過來使得大多數誠實守信的當事人被迫付出更多成本和辛勞。

  司法解釋區分盡到審查、核實義務的情況和未盡到審查、核實義務的情況,并將公證機構因為過錯承擔的賠償責任界定為相應的補充賠償責任。周志揚表示,此舉一方面厘清了在欺詐取得公證書的情況下欺詐人及公證機構承擔責任的限度,另一方面明確了權利受到損害者主張賠償的對象和順序。

  "針對實踐中存在的'知假用假'行為,司法解釋明確當事人和利害關系人明知公證書不真實、不合法而仍然使用所造成的損失,公證機構不承擔賠償責任。"周志揚說,如此規定將在一定程度上防止當事人與他人串通致使公證機構承擔損害賠償責任情況的發生,對于正確界定各方責任,起到了一錘定音的積極效果。

  法制網北京6月3日訊

  (責任編輯:于洋)

 
報警崗亭 安網 Copyright ?2011 佛山市公證協會 All Right Reserved
備案序號:粵ICP備12024664號 地址:佛山市禪城區汾江中路211號
您是第32564位來訪者 網站設計:火龍科技
二維碼
十三水游戏技巧 大发PK10开奖结果 竞彩比分4串1中了157亿 河南快三推荐号码 澳客北单比分直播 天天彩选4走势连线图 华东15选5彩票奖结果 新疆25选7 甘11选五遗漏一定牛 快速赛车天天精准计划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 老快3投注代购 3d图谜专区 东方6+1 心悦麻将辽源亲友圈 湖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一定牛 打麻将技巧测试软件